捕鱼来了国际娱乐网站|捕鱼来了怎么赚钱
揚州刑事辯護律師
法律咨詢熱線

15952707788

您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文集 刑事案例

何萬生、符頌文、余家慶等走私普通貨物案

2018年6月17日  揚州刑事辯護律師   http://www.bjszgf.tw/
廣 東 省 珠 海 市 中 級 人 民 法 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04)珠中法刑初字第42號
  公訴機關廣東省珠海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何萬生,男,1970年10月8日出生,漢族,廣東省珠海市人,高中文化,住所地珠海市香洲區僑光路118號6棟406房。因本案于2003年5月28日被羈押,同年5月30日被拘留,同年7月5日被逮捕,現羈押于珠海市第三看守所。
  辯護人徐 旅,廣東大公威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黃琦鑫,廣東大公威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符頌文,男,1969年8月3日出生,漢族,海南省文昌市人,高中文化,住所地珠海市香洲區拱北將軍山僑社宿舍3棟302房。因本案于2003年5月28日被羈押,同年5月29日被拘留,同年7月4日被逮捕,現羈押于珠海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陳 憶,廣東大公威德律師事務所深圳分所律師。
  被告人余家慶,男,1973年7月1日出生,漢族,廣東省臺山市人,初中文化,住所地香港特別行政區牛頭角樂華村敏華路11樓c座。因犯偽造印章罪于2001年9月7日被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因本案于2003年5月28日被羈押,同年5月30日被拘留,同年7月4日被逮捕,因患有嚴重疾病于2004年3月24日被珠海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
  辯護人劉志敏,廣東大公威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古國彬,男,1968年5月18日出生,漢族,廣東省珠海市人,高中文化,住所地珠海市香洲區夏灣村c棟505房。因本案于2003年5月28日被羈押,同年5月29日被拘留,同年7月4日被逮捕,現羈押于珠海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黃英海,廣東秉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張成佳,男,1959年1月20日出生,漢族,廣東省珠海市人,初中文化,住所地珠海市金鼎鎮官塘村光輝隊。因本案于2003年5月28日被羈押,同年5月29日被拘留,同年7月4日被逮捕,現羈押于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辯護人王 濤,廣東大公威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郭好珍,女,1960年7月14日出生,漢族,廣東省中山市人,小學文化,住所地中山市小欖鎮北區二村。因本案于2003年6月13日被羈押,同年6月14日被拘留,同年7月4日被逮捕,現羈押于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辯護人王 河,廣東以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李任葵,廣東公量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潘欽南,男,1974年10月7日出生,漢族,廣東省新興縣人,中專文化,住所地廣東省中山市沙溪鎮群樂苑b棟502房。因本案于2003年6月19日被羈押,同年6月20日被拘留,同年7月4日被逮捕,現羈押于珠海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邵 紅,廣東廣中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羅 凱,廣東廣中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東省珠海市人民檢察院以珠檢公訴[2004]27 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何萬生、符頌文、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郭好珍、潘欽南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04年4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4年4月21日、10月28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珠海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陳慶基出庭支持公訴,上列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廣東省珠海市人民檢察院指控, 2003年3月中山嘉華電子(集團)有限公司及其總經理楊鴻祥、該公司報關組副經理潘欽南委托中山市中糧公司進口200臺液晶顯示器,后因關稅爭議而退貨香港。同年4月潘欽南聯系到中山駿邦快遞營業部的郭好珍,委托郭好珍代進該批顯示器。隨后,郭好珍通過溫業慶找到澳門華通國際物流貿易行的副總經理符頌文,符頌文又找到該行的總經理何萬生,商定該批顯示器以每臺285元的費用代進。5月23日何萬生、符頌文接貨后,安排張成佳駕駛“mc-94-40/粵zal02澳”廂式貨車,將上述200臺顯示器報關運往橫琴保稅區,在從澳門至橫琴保稅區途中,張成佳將車開到灣仔倉庫,余家慶、古國彬鋸開貨車的關鎖扣,搬出顯示器,將已準備好的等量報關貨物裝車,用“鋼膠”等材料恢復關鎖扣后,再將報關貨物運往橫琴保稅區。同日,200臺顯示器由郭好珍派人在珠海上沖檢查站外接走,經潘欽南交嘉華電子公司,潘以“珠海源興貿易有限公司”的假發票向公司提取費用93 000元,其中給郭好珍78 000元,郭以“飲茶費”為名,回贈給潘2 000元,郭將57 000元交給澳門華通貿易行。接著,潘欽南又按上述同等條件委托郭好珍進口十八寸顯示器275臺,郭同樣找何萬生、符頌文代進。5月28日余家慶、古國彬在灣仔倉庫鋸開貨車關鎖扣調換貨物時,被緝私局現場抓獲。經中國進出口商品檢驗珠海公司鑒定,該批走私貨物為:液晶顯示器475臺、等離子彩色電視機6臺、投影機3臺、手提電腦主板47件、cd播放機55件、鋁電解電容器、石英電子表芯、片狀電阻等貨物一批;經拱北海關關稅處核定,該批走私貨物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1 249 664.27分,其中潘欽南委托郭好珍走私二批475臺液晶顯示器的偷逃稅額為人民幣885 620.74元。
  針對以上指控,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和出示了被告人供述和辯解、證人證言、物證、書證、鑒定結論等證據以支持其控訴。
  依據以上事實和證據,公訴機關認為澳門華通國際物流貿易行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何萬生、符頌文及其直接責任人員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利用珠澳兩地保稅貨車夾藏走私貨物,在途中鋸開關鎖扣調換貨物的方法,走私貨物進境;被告人郭好珍、潘欽南明知他人通過非法渠道走私貨物,為謀利而積極參與。上列被告人的行為均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二款、第二十五條的規定,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被告人余家慶在刑滿釋放后五年內再犯罪,是累犯,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處罰。特提起公訴,請求本院依法判處。
  針對以上指控,被告人何萬生、符頌文、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潘欽南及其辯護人辯稱海關核定證明書中將15、17、18英寸液晶顯示器歸入稅號85282100是錯誤的,應當歸入稅號84716012或者84716011。
  被告人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及其辯護人辯稱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在本案起次要作用,系從犯。
  被告人古國彬及其辯護人辯稱古國彬只應當對其明知的由郭好珍、潘欽南及澳門華通貿易行等共同策劃的走私貨物承擔罪責,而對其不明知的其他走私貨物則不應承擔罪責。
  被告人郭好珍、潘欽南及其辯護人辯稱郭好珍、潘欽南沒有走私的主觀故意。

  經審理查明,2003年3月中山嘉華電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華公司”)及其總經理楊鴻祥、該公司報關組副經理潘欽南委托中山市中糧公司進口200臺液晶顯示器,后因關稅爭議(海關要求每臺繳納關稅、增值稅約人民幣1 400元,而嘉華公司則認為不應交關稅)而退貨香港。同年4月,被告人潘欽南聯系到中山駿邦快遞營業部的郭好珍,商定以每公斤18元另加增值稅17% 的費用(約每臺390元),委托被告人郭好珍代進該批液晶顯示器。然后,被告人潘欽南便告知總經理楊鴻祥:該批貨物已聯系到其他渠道進來,不用繳關稅,而且每臺不超過500元,楊表示同意。隨后,郭好珍通過溫業慶找到澳門華通國際物流貿易行的副總經理符頌文,被告人符頌文又找到該行的總經理何萬生(何萬生、符頌文在珠海成立了華通物流有限公司經營運作,但未辦理工商注冊登記),商定該批液晶顯示器以每臺285元的費用代進。
  5月21日嘉華公司將退運到香港的上述200臺液晶顯示器,在香港交給被告人郭好珍設在香港的快遞公司發運到澳門。5月23日,被告人何萬生、符頌文接貨后,經密謀,安排被告人張成佳駕駛“mc-94-40/粵zal02澳”廂式貨車,將上述200臺液晶顯示器夾藏在載有膠粒的車內,而以膠粒等貨物名稱從澳門報關運往橫琴保稅區,在從澳門至橫琴保稅區途中,被告人張成佳將車開到灣仔倉庫,由被告人余家慶、古國彬等人鋸開貨車的關鎖扣,搬出液晶顯示器,將已準備好的等量報關貨物裝車,用“鋼膠”等材料恢復關鎖扣后,再將報關貨物運往橫琴保稅區。同日,200臺液晶顯示器由被告人郭好珍派人在珠海上沖檢查站外接走,經被告人潘欽南交給嘉華公司。接著,被告人潘欽南又按上述同等條件再委托被告人郭好珍進口液晶顯示器275臺,郭好珍又同樣委托被告人何萬生、符頌文代進。5月28日,同樣由被告人張成佳駕駛上述牌號的廂式貨車將貨物經橫琴口岸以膠粒名稱申報辦理轉關至保稅區的海關手續后,直接駛往在灣仔的倉庫,由被告人余家慶、古國彬等人鋸開關鎖扣,將該車所裝載的液晶顯示器進行調換時,被緝私人員現場抓獲。
  經中國進出口商品檢驗珠海公司鑒定,該批走私貨物為:液晶顯示器475臺、等離子彩色電視機6臺、投影機3臺、手提電腦主板47件、cd播放機55件、鋁電解電容器、石英電子表芯、片狀電阻等貨物一批;經拱北海關關稅處核定,該批走私貨物偷逃應繳稅額為人民幣1 249 664.27元,其中被告人潘欽南委托被告人郭好珍走私二批475臺液晶顯示器的偷逃稅額為人民幣885 620.74元。
  上述事實,有經過當庭出示、辨認、質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被告人供述和辯解
  1、被告人何萬生的供述和辯解
  被告人何萬生稱,其于2001年5月份在澳門注冊成立 “澳門華通貿易行”,在珠海拱北夏灣昌平路516號設有一個業務點,對外稱“華通物流有限公司”。公司是由其和符頌文合伙登記的,在灣仔派出所旁還有一個倉庫,是其向深圳金通貿易公司租用的。其公司在珠海現有10人,還有符頌文、財務張玲、打單員徐家愛、理貨古國彬、保稅業務負責人余家慶、搬運工4人。其公司涉嫌走私的電子類產品有顯示器、等離子電視機等。“mc-94-40/粵zal02澳”貨車是其以每月16 000港幣向珠海歧關運輸公司租用的,每月其還給司機張成佳3 000元,其叫張成佳幫其拖運快件過磅時,叫張幫其打個掩護,報少一點快件的重量,每月可以節省10 000多元的開支,所以其就給張成佳3 000元。其還目睹過走私現場,其看到過符頌文在灣仔倉庫的貨物,正好看見余家慶和公司的搬運工在那里卸貨,是一包包的,也有紙箱裝的,具體是什么其不清楚,那臺車應該是張成佳開的貨車。其公司經溫業慶介紹有和郭好珍吃過一頓飯,但其沒有參與,只是知道符頌文走私的事,符頌文曾經問過其,說郭好珍準備走私一批顯示器進來,符頌文問其收多少錢比較合適,其了解了情況后告訴符頌文350元/臺可以做,然后就是符頌文跟郭好珍去談了。符頌文與其講要租一個倉庫,其就租了炮臺山的倉庫,存什么貨物符頌文沒有與其講。2003年5月的一天,符頌文讓其幫他找找檢查站的人,因為他有批貨沒有發票,怕檢查站查,其就找到歐國雄,讓借臺武警車給其用,后來歐國雄就安排了吉普車找其了。符頌文講他的貨車已經去了檢查站,其就和陳開龍開著吉普車去了上沖檢查站,因為符頌文的車已經過了檢查站,所以其和陳開龍就開著武警車回公司了。
  2、被告人符頌文的供述和辯解
  被告人符頌文稱,“澳門華通貿易行”是一間在澳門登記注冊的公司,持牌人是何萬生,公司的股東其知道的只是何萬生一個人,何也是公司的負責人,在拱北夏灣昌平路516號設有業務點,對外稱“華通物流有限公司”,但沒有辦理工商登記手續,其公司沒有保稅貨物的快件業務經營權。
  其公司在一年前就租用了一部車牌為“粵z-al02澳”的5噸關車經營快件業務,司機叫張成佳,此次走私就是利用這部貨車在澳門裝好這些準備走私進口的顯示器,由橫琴海關申報進口,申報的是塑膠粒、油漆等4噸多,在橫琴辦理封關轉關到保稅區的南光倉庫,在經過灣仔時偷偷開到其公司設在那里的倉庫卸貨,然后再裝上已準備好的膠粒等貨物后,再運去保稅區的倉庫,這些膠粒入倉庫一段時間其公司會以一般貿易報關打稅出來,再運去灣仔的倉庫以便下次換貨。在灣仔的倉庫是今年春節后何萬生辦理承租的。海關查獲的貨物是中山駿邦快遞公司郭好珍的貨,因為前幾天,郭好珍打電話給其,說她有一個20尺柜的顯示器在澳門,問其有沒有辦法走私進來,她的開價是320元/臺,其問了何萬生,何講可以進貨,之后就是何萬生和郭好珍去談了。其知道公司走私貨物開始就是由余家慶去卸貨的,其公司利用以上方式走私約有十多次,有等離子電視機、電腦配件等,具體的數量其不清楚,但可以查得其公司以珠海澳發電力設備有限公司名義以一般方式報關進口膠粒的批數、重量。其知道加了關鎖的車是不能打開的,后來余家慶跟其說是可以鋸開的,那時其發現他們把膠粒搬上車,就知道他們是在調換貨物,其見到他們換了四、五次貨,每次都有顯示器、電視機等。
  公司接單后,各自按照自己的責任做事,中山的郭好珍,就是其直接和她聯系。談好價錢后,其報給何萬生知道,何萬生同意后,由余家慶在澳門接貨,與張成佳一起把貨拉到澳門海關申報出口。“海關紙”一般在前一天晚上由何萬生寫好,余家慶帶去澳門報關,申報后到橫琴海關過磅,由張成佳把重量報給其,其再找“發展”報關公司以膠粒的名義向橫琴海關報關,其接到張成佳的重量后,讓發展報關行報關,等他們過關后會打電話給其,其就載著搬運工到灣仔倉庫等他們,他們到了之后,就開始把夾帶的東西包括電視機、顯示器、手表等東西搬進倉庫,然后把事先準備好的膠粒按公斤數量搬到車上。然后由張成佳將車開到保稅倉庫。關鎖是余家慶打開的。其公司是以“澳門華通物流貿易行”在珠海設立的業務點來運作的。

  其沒有具體的對郭好珍講用什么方式進口貨物,只說以保稅的方式進貨,但她應該知道是怎么回事,肯定知道其不是用正規的途徑進貨的,因為其談好不給報關單,而且每臺進口的費用二、三百元根本不能正常向海關報關打稅,郭好珍要其在出珠海交貨,在珠海出事由其負責。
  3、被告人余家慶的供述和辯解
  被告人余家慶稱,2003年5月的一天其和古國彬被叫到符頌文的辦公室,符向其與古講利用珠澳直通車走私的事,其負責貨物在澳門裝車,跟車通關到珠海,帶車停在灣仔后面的金通倉庫,鋸開關鎖,把走私的貨物卸下搬進倉庫,古國彬負責幫其鋸關鎖,并負責安排將原先放在倉庫的膠粒裝上車,以應付海關的檢查,當時他還交給其二人膠漆,讓其二人裝膠粒上車后用膠漆封好鋸的縫,當時其和古國彬都是同意的。其等一共實施過3次犯罪,一次是5月初,5月中旬還有一次,第3次就是被抓獲的這次,這些客戶都是符頌文聯系的,而且從香港到澳門在橫琴口岸報關也是由他負責的。其以前的工資是3 000元,現在增加為8 000元,是因為他們叫其開鎖,是符頌文說給其加工資的。其知道這事是違法的。走私一般是貨主在大陸與何萬生、符頌文去談,如果是其介紹的生意其也會跟著去,談好每公斤多少錢后,何萬生、符頌文就會安排各自去做什么事,何萬生不一定每次都親自去談,但是最后由何萬生拍板,海關紙也都是何萬生填寫的,何萬生、符頌文都有給過其,有時其也會自己去拿。5月28日的貨中顯示器是郭好珍的,電視機是peter劉的,每次鋸關鎖都是從以前鋸的地方重新鋸,何萬生、符頌文經常叫其幫他們收錢,每次收錢后就給他們。公司沒有自己的貨物,全部是幫別人走私,收取運費,公司接了單,自己走私不了的,就會交給其他人去做,在中間賺些錢,這些都是符頌文去做。何萬生主要負責總體的安排,沒有具體做事,但是符頌文和其做的事肯定要經過何萬生的同意,符頌文具體操作,何萬生拍板決定。
  4、被告人古國彬的供述和辯解
  被告人古國彬稱,2003年5月28日上午9時多,經理符頌文吩咐其去橫琴海關,交完稅后將進口的膠粒從海關貨場提到公司在灣仔的倉庫。當日下午,符頌文交代其去灣仔的倉庫卸貨,其和幾個工人在卸貨時,就被緝私警察抓了。其車上運的是超薄的電視機和顯示器,具體數量不知,這些貨物是余家慶跟車到公司倉庫的,其卸貨時余家慶也在場,并由余家慶清點貨物,其按照慣例是將車上的電視機、顯示器卸下,再將膠粒裝上車,當天在卸貨后看到關鎖是被剪開的。其知道這是一種走私行為,是符頌文叫其這樣做的。大概在2003年5月23日,由司機張成佳開“粵zal02澳”貨車,余家慶、符頌文都在場,當時下了一百多臺顯示器。
  其知道是2003年3月開始走私的,其是今年3月下旬參與的,其一共參與了四次,何萬生和符頌文叫其到灣仔去租一間倉庫來卸貨,卸下的貨物都是電視機、顯示器,而填上的都是膠粒,再將貨物運到保稅區。每次卸完貨后,余家慶都會打電話給客戶說貨已經到了,叫他們到灣仔倉庫來取貨,那些客戶很快就會來取貨,余家慶就叫其等人搬上客戶的車。
  5、被告人張成佳的供述和辯解
  被告人張成佳稱,案發前其打電話給符頌文,問他是否有工作安排,符頌文告訴其那天運保稅區的貨,早上到澳門金運大廈將倉庫里的保稅貨物裝上車,先裝了一批顯示器和幾臺等離子電視機,接著裝了一些膠粒,這時余家慶來了,余與其一起過關,余家慶徑直叫其將車開到灣仔派出所附近的一間民房,停靠好后其就離開了,余家慶就叫了一些人來搬運車廂里的電器,接著海關人員就來了。在其駕駛的車上鎖關鎖的位置有鋸縫,剛好可以將關鎖拿下來,這樣就不會弄壞關鎖。在卸完電器后,余家慶再將等量的膠粒裝在車上,放上關鎖,再叫其拉運回報稅區倉儲。油漆和膠粒都是用來做掩護的。每次卸貨的時候肯定有余家慶、古國彬在場,何萬生和符頌文偶爾也在場。到澳門裝貨是余家慶去的,向澳門海關申報出口也是余家慶去的,每次的貨物都是顯示器和電視機。其知道這種報稅轉關運輸是不準中途裝卸貨物的,這種行為是走私。何萬生曾經把其叫到何的辦公室,讓其幫他們把轉關貨物拉到他們的倉庫去,其就知道他們是要偷卸貨物了,其當時就同意了,然后過了幾天其就開始做了,開始是在炮臺山倉庫,每次卸貨他們都讓其走開,因為其知道這樣做遲早會被抓的。
  6、被告人郭好珍的供述和辯解
  被告人郭好珍稱,2003年5月23日其找符頌文進15寸和17寸的液晶顯示器各100臺,5月28日也有貨進,但其沒有收到,這批貨是中山嘉華電子城的潘先生的。大概是在今年的3月分潘先生就找到其,說他有一批顯示器要進,問其有沒有辦法,然后其就找到溫業慶,讓溫業慶找人進貨,后來溫業慶就告訴其說符頌文可以進貨,然后其就到符頌文的公司詳談了兩次,符頌文說他公司有保稅倉庫,可以減一半的稅進來,其才同意讓符頌文進貨的。其要求符頌文一定要把貨拉到中山交給其,因為其怕在中途被工商查,把貨搞丟了。其向符頌文要過報關單、發票等,但是符頌文說沒有。符頌文幫其進口顯示器,沒有向其要求提供報關進口貨物的資料,其也沒有提供報關進口貨物所需的資料給符頌文。
  7、被告人潘欽南的供述和辯解
  被告人潘欽南稱,其公司進口了17寸的液晶顯示器,貨到中山港后,總經理楊鴻祥嫌關稅太高,想退貨。到2003年4月底,楊鴻祥問其有沒有其他渠道可以便宜點進貨,其打電話給郭好珍問她能不能進貨,她說什么貨都可以進,不要關稅,她又問我是什么貨我說讓她自己到中山港去看。2003年5月10日其讓公司的李德冠帶郭好珍去看貨。第二天郭打電話給其說可以進口,收費是每公斤18元,再加17% 的增值稅,其就讓郭好珍進貨了。具體郭好珍是通過什么渠道進口這批貨、有沒有向海關申報其不清楚,郭好珍也沒有給其發票。其給郭好珍講了正規報關的費用,打稅每臺要1 400元人民幣,關稅30%、增值稅17%。其把中山港的退運手續辦好后,才把貨在香港交給郭好珍,到了5月23日下午收到第一批貨。郭好珍還問其,可不可以先提點錢給她。其自已先到外面搞了一張假發票,然后其到公司提著93 000元出來給郭好珍,郭好珍當時給其留了2 000元。
  二、證人證言
  1、證人楊鴻祥(嘉華公司總經理)證實,嘉華公司進口電子產品由公司報關組負責,負責人是潘欽南,嘉華公司當初并是找中山中糧公司進口,海關認為應收33%、30%的關稅,因此公司決定不再由中山中糧公司進口該批顯示器了,而由中山駿邦公司進口該批顯示器。具體是潘欽南說他認識駿邦快遞公司,有辦法進口該批顯示器,因此楊鴻祥就指示潘欽南負責與駿邦公司聯系。潘欽南沒有告訴楊鴻祥用什么途徑進口該批顯示器。潘欽南與駿邦公司姓郭的講好,每臺400多元,包括增值稅和手續費,該批顯示器共200臺,是5月23日進口的,后來又委托駿邦公司進口了275臺顯示器。

  2、證人溫業慶(珠海民航快遞公司報關員)證實,郭好珍和符頌文是經其介紹認識的,2003年5月郭好珍打電話給其,讓其幫她代理一批電腦顯示器,其給她聯系符頌文,符頌文是如何幫助進口顯示器的其就不知道。其知道符頌文幫郭好珍進口顯示器有二次,第一次是5月份左右,第二次是5月28日。其幫符頌文在澳門理貨時,看到過他們一些敏感電子配件不能正常進來,必須報關繳稅才行,但見到符頌文搞進來,其就知道符頌文能找到一些辦法,比其走正常報關進口所需費用低很多的方法進口。
  3、證人羅錦賢(郭好珍委托的提貨人)證實,2003年5月23日郭好珍叫其去中山接貨,其跟符頌文聯系后在上沖檢查站等到符頌文,把貨接到公司。
  4、證人謝子豪(搬運工)證實,2003年5月28日早上11點多,符頌文就打電話讓徐家愛通知其去灣仔倉庫搬貨,其與羅義中、羅仁友和羅明成四人一起到了去灣仔的倉庫,車上拉的都是膠粒,其就將膠粒搬到倉庫中。到了下午3點多,符頌文叫其四個搬運工和古國彬一去到灣仔倉庫搬貨,其用符頌文給的鑰匙打開門,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張成佳就開“粵zal02澳”貨車來了,車上還有余家慶,其四個搬運工就回避了一下,由余家慶和古國彬把車門打開,再叫其去搬,其正在搬的過程中就被抓了。現場的鋸條、膠帶、粘合劑是余家慶、古國彬用來破壞海關關鎖以及復原的工具,其知道他們是在沒有破壞關鎖的情況下,通過破壞關鎖扣來打開柜門的。
  5、證人羅明成(搬運工)證實,2003年5月28日上午11點多,謝子豪打電話叫他們一些搬運工到灣仔卸貨,謝子豪拿鑰匙打開車門后,就有一輛貨車拉了大半車膠粒來,他們幾個搬運工就把車上的膠粒搬下來,鎖好倉門其就回去了。下午2點多,謝子豪又叫他們四個搬運工去灣仔搬貨,其到后那臺“粵zal02澳”車來了,司機是張成佳,余家慶也在車上,其看見柜門鎖上有鐵套套住,車停好以后余家慶、古國彬就叫搬運工回避一下,當時張成佳沒有回避,因為他不跟其四人一起。過了十多分鐘他們四人就出去搬貨物,其把最外層的膠粒搬下來后,就發現車廂內裝的是好象是電子產品,剛卸下一部分就被抓了。
  6、證人羅仁友(搬運工)證實,其去灣仔卸過三次貨,2003年5月28日下午1點多,謝子豪通知其到灣仔卸貨,到灣仔后,過了十多分鐘,那輛紅色的貨柜車來了,余家慶和古國彬就叫其去卸貨,其就把車上的貨卸下來,再把膠粒裝上,之后他們又讓其進去,車門應該是余家慶和古國彬開的。
  7、證人羅義中(搬運工)證實,2003年5月28日中午,何萬生對其講中午可能有活干。到了下午二點多,謝子豪打電話叫其去灣仔,其到后看到倉門開著有一輛貨車,其還沒把車上的貨卸下來,就被海關人員帶走了。其到灣仔卸貨大約有五、六次,每次的情形都差不多,車廂里的貨都是膠粒和一些用紙箱裝起的東西,其搬下之后再將膠粒裝上,余家慶、古國彬和張成佳把車門鎖上。
  8、證人劉鴻飛(嘉華公司員工)證實,2003年5月23日下午其保管的倉庫有200臺顯示器入庫,是潘欽南帶人送來的。
  9、證人郭奕財(嘉華公司員工)證實,2003年5月24日其接到公司計劃部的電話,讓其從倉庫里提200臺顯示器,100臺是17寸的,另100臺是15寸的,不知是什么品名。
  10、證人朱慧冰(中山市中糧公司員工)證實,2003年3月嘉華公司打電話給其公司說要進口一批泰國產的“sansui”牌顯示器,從中山港進口,17寸、15寸各100臺,為了減少關稅,其與嘉華公司商定將電視輸入端子拆除,以零關稅報關,但在海關認為不能歸入零關稅,要繳納30%的關稅,后來嘉華公司認為成本太高,于是決定退貨,其就為他們公司辦理了退貨手續。
  11、證人朱和昌證實,古國彬曾找其去給他拉貨,2003年3月開始就在灣仔海味中心后面的倉庫里拉,其只知道是一箱箱用紙箱包裝的貨,其知道是一些電視機和顯示器。
  12、證人李小旋證實,其公司幫何萬生開過證明,稱其公司委托何公司進口一批表芯,因為何公司的表芯被工商局查了,后來其了解到何公司是走私進來的。
  13、拱北海關緝私局民警出具的抓獲經過,證實抓獲各被告人的具體經過。
  三、物證扣押物品清單和照片,證實從物品持有人楊鴻祥、余家慶處扣押涉案物品一批。
  四、書證
  1、何萬生、余家慶在澳門海關所填寫的進口單據,證實本案的走私物品均以膠粒、油漆等物品掩蓋報關。
  2、張成佳的澳門汽車進出境簽證薄及過境申報的貨物單、張成佳在橫琴海關所填寫的進境汽車載貨清單、嘉華公司和中糧公司代理進口協議及相關材料、古國彬提取膠粒時提款交稅的銀行記錄單、嘉華公司的記賬、收款憑證、陳妙貞在香港發貨的證明、中糧公司代嘉華公司進口顯示器的合約、香港船務公司發給何萬生的澳門收件傳真、從香港走私進口貨物的通知單和澳門報關通知單、陳志華在澳門的清關結帳單、海關報關單、檢驗單、華通公司與珠海澳發電力公司的購銷合同、報關委托書和相關單據、海關專用繳款書、余家慶和符頌文向北京、上海等地發貨的憑證、珠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對符頌文處罰的有關書證、海關保稅區出境貨物備案清單、房屋租賃協議、華通公司與南光公司的倉儲協議、歧關公司與京航國際速遞貨運公司運輸協議等,證實了本案的相關事實。
  3、何萬生、符頌文、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郭好珍、潘欽南的身份證明。
  4、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證實余家慶因犯偽造印章罪于2001年9月7日被該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五、鑒定結論
  中國進出口商品檢驗珠海公司的證書,證實該批走私貨物為:液晶顯示器475臺、等離子彩色電視機6臺、投影機3臺、手提電腦主板47件、cd播放機55件、鋁電解電容器、石英電子表芯、片狀電阻等貨物一批;拱北海關關稅處的海關核定證明書,證實該批走私貨物偷逃應繳稅額為人民幣1 249 664.27元,其中被告人潘欽南委托被告人郭好珍走私二批475臺液晶顯示器的偷逃稅額為人民幣885 620.74元。
  關于被告人何萬生、符頌文、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潘欽南及其辯護人辯稱海關核定證明書中將15、17、18英寸液晶顯示器歸入稅號85282100是錯誤的,應當歸入稅號84716012或者84716011的意見。經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規定的目錄條文、歸類總規則、歸類注釋、實際貨物以及中國進出口商品檢驗珠海公司出具的有關商品檢驗證書、說明和對本案液晶顯示器有關設計功能方面的補充說明,對于多功能機電產品無法確定其主要設計功能的,按照2003年海關總署第58號公告,應按稅則號列順序歸入其可歸入的最末一個稅號,因此,海關核定證明書中將15、17、18英寸液晶顯示器歸入稅號85282100符合相關規定,對該項辯解及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及其辯護人辯稱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在本案起次要作用,系從犯的意見。經查,本案各被告人在走私共同犯罪中,分工協作,密切配合,互為條件,其所起作用并非次要或者輔助,對該項辯解及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古國彬及其辯護人辯稱古國彬只應當對其明知的由郭好珍、潘欽南及澳門華通貿易行等共同策劃的走私貨物承擔罪責,而對其不明知的其他走私貨物則不應承擔罪責的意見。經查,綜觀本案的證據和事實,被告人古國彬對全案的走私貨物具有概括的犯罪故意,即其走私貨物的行為對象是不確定的,法律只要求其對全案的犯罪事實有概括的認識即可,而并不要求其明確犯罪結果發生在什么對象上,對該項辯解及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郭好珍、潘欽南及其辯護人辯稱郭好珍、潘欽南沒有走私的主觀故意的意見。經查,被告人郭好珍、潘欽南均分別供稱,其二人均明知該批液晶顯示器必須繳納關稅才能進口,但仍以明顯低于正常報關的應繳稅額進口該批貨物,郭好珍委托符頌文進口該批貨物,明知沒有正常的進口手續,仍委托進口,并事先約定了特殊的交易方式,即必須安全押至中山才交接,可見,郭好珍、潘欽南走私的主觀故意明顯,對該項辯解及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澳門華通國際物流貿易行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何萬生、符頌文及其直接責任人員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故意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利用珠澳兩地保稅貨車夾藏走私貨物,在途中鋸開關鎖扣調換貨物,走私貨物進境;被告人郭好珍、潘欽南明知他人通過非法渠道走私貨物進境,為謀利而積極參與;其中,何萬生、符頌文、余家慶、古國彬、張成佳偷逃應繳稅額為人民幣1 249 664.27元,潘欽南、郭好珍偷逃稅額為人民幣885 620.74元,上列被告人的行為均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走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第二款的規定,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且屬于情節嚴重。被告人余家慶在刑罰執行完畢以后,在五年內再犯罪,是累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應當從重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上條款和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何萬生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3年5月28日至2008年5月27日止。)
  二、被告人符頌文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3年5月28日至2008年5月27日止。)
  三、被告人余家慶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
  四、被告人古國彬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3年5月28日至2006年5月27日止。)
  五、被告人張成佳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3年5月28日至2006年5月27日止。)
  六、被告人郭好珍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3年6月13日至2006年12月12日止。)
  七、被告人潘欽南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3年6月19日至2006年12月18日止。)
  八、查扣的走私貨物和供犯罪所用的工具(詳見拱北海關緝私局2003年9月27日處理物品文件清單)予以沒收。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

審 判 長 羅建明
審 判 員 董春杉
審 判 員 謝志剛

 
二00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書 記 員 席 銳


捕鱼来了国际娱乐网站 篮球比分牌 赢策配资 95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助手苹 江苏十一选五 打麻将红包群 捷报比分苹果版本下载 188比分直播网 辽宁省体育*十一选 哪个麻将可以和微信好友玩 东北13张麻将技巧口诀 风速配资 3d排三试机号 手机福州话麻将 内蒙古快3 pk10开奖记录结